当前位置:杭州富阳九重天农产品有限公司历史发动埃赫那吞改革的古埃及第十八王朝法—— 阿蒙霍特普四世
发动埃赫那吞改革的古埃及第十八王朝法—— 阿蒙霍特普四世
2022-11-23

古埃及第十八王朝法老(公元前1379年-公元前1362年在位)。全名尼费尔萨普鲁拉·阿蒙霍泰普(阿蒙若非斯)。阿蒙霍特普三世之子,最初三年是与父亲共治。伟大的宗教改革家。在位时进行宗教改革,立阿顿(或译阿吞)为新主神。

像古埃及的所有法老一样,阿蒙霍特普四世拥有多个名字。实际上,新王国的法老们使用5个名字(参见五重命名法)。对于阿蒙霍特普四世,更特殊的是他还出于政治目的改过一次名字。

阿蒙霍特普四世的真名(出生时的名字,即拉名,以太阳神拉的儿子名义取的名字)是阿蒙霍特普,意为"阿蒙的仆人"。阿蒙是底比斯,后来也是整个埃及的主神的名字。希腊语文献中将他的这个名字写为更符合希腊人命名习惯的"阿蒙诺菲斯"(Αμένοφις)。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西方考古学界都使用阿蒙诺菲斯这个名字。

阿蒙霍特普四世的王衔(树蜂式王衔)是"涅弗尔-赫普鲁-拉"(Nefer-kheperu-Rê),字面意思为"拉的容貌是美丽的"。后来这个王衔又附加了一个部分:"瓦恩拉"(Wa-en-Ra),字面意思为"拉是独一无二的"。在著名的古埃及文献阿马尔奈文书中,出现了王衔的一个变体:Naphu(`)rureya。

在阿蒙霍特普四世进行宗教改革之后,为了表示与阿蒙信仰的决裂和对阿顿信仰的支持,他改变了自己的拉名。新的名字明显表示出阿顿崇拜的意思:"埃赫那顿"(Akhenaten),字面意思为"阿顿的仆人"或"阿顿光辉的灵魂"。

阿蒙霍特普四世在宗教改革之后没有抛弃原来的王衔,但在它后面附加了一个部分:迈里阿顿(Mery-Aten),意为"受到阿顿喜爱的"。

阿蒙霍特普四世的鹰蛇式王衔为Wernesytemakhetaten(意为"埃赫那顿的伟大统治")。

阿蒙霍特普四世的荷鲁斯式王衔为Wetjesrenenaten(意为"以阿顿的名义赞颂")。

他的统治

阿蒙霍特普四世在位时期最重要的事件即是推行阿顿崇拜的宗教改革。他在登上王位的第一年就开始宣传这位取代以往一切神灵的尊贵地位的太阳神。为了实现这个目的,他与底比斯的阿蒙祭司进行了无情的斗争,并为了彻底摆脱阿蒙祭司而将帝国的都城由底比斯迁到他所新建的城市埃赫塔顿。

有关阿蒙霍特普四世统治后期的关键史料来自于被称为阿马尔奈文书的古埃及文献。这些文件发现于现代的泰勒阿马尔奈,即阿蒙霍特普四世时代的埃赫塔顿。文件主要是阿蒙霍特普四世王朝的外交通函。这些信笺中包含了真正的无价之宝:来自亚洲地区的大量泥版文件,它们是埃及在亚洲的殖民地或盟友发给法老的。这些文献显示,由于阿蒙霍特普四世对宗教事务的过度关注,埃及在国外的影响力下降,甚至是出现了明显的国力衰退。法老对宗教改革以外的政治活动的漠视无疑引起了由图特摩斯三世建立起来的埃及帝国发生了大麻烦。

在亚洲的总督和附庸国的国王们向法老写信,他们抱怨经常被无故斥责或欺骗。在其在位早期,阿蒙霍特普四世与亚洲主要国家米坦尼的国王发生严重矛盾。他因此与赫梯人结盟,而这些可怕的战士在他们的伟大领袖苏庇路里乌玛一世领导下,正在进攻米坦尼以图建立自己的霸权。许多臣服于埃及的亚洲小王公也受到了赫梯人的威胁,他们只能向远在非洲的法老本人求援,而阿蒙霍特普四世一概置之不理。总之,在他统治期间埃及对亚洲的控制受到了削弱;很多学者认为一个全盛的埃及帝国的时代正是在这里结束了。

阿蒙霍特普四世的统治时期--有时被称为"阿马尔奈时期"也发生了其它一些重大事件,包括一场瘟疫,也许是世界上第一次大流感爆发。这场疾病从埃及扩散到整个中东,杀死了赫梯新王国国王苏庇路里乌玛一世本人。可能正是这场疾病导致了埃赫塔顿这座城市的迅速衰落,在阿蒙霍特普四世去世后不久它就荒废了。

宗教改革

阿蒙霍特普四世在其在位的第一年引入了对太阳神阿吞的崇拜,从而宣告了埃及历史上一场意义非常的宗教改革的开始。阿吞原本是一个古老但不甚重要的埃及神只,现在被法老提高到了最显赫的地位。阿顿崇拜的早期阶段是以阿吞为最高神,但同时不否认其他神灵的神性的"单一主神教"式宗教,与传统的埃及宗教并无冲突;但后期阶段,阿吞就明显显示出原始一神教的色彩了。

阿吞的字面意思是指太阳光轮本身。在古埃及的神话体系里,最重要的太阳神是拉,他是古王国时期的主神。拉后来与象征法老家族王权的荷鲁斯以及在随着底比斯崛起为埃及首都而地位急剧上升的底比斯地方神阿蒙合并。这种合并相当突兀,但却为古埃及人所接受。阿蒙霍特普四世简化了这个体系,通过宣称可以看见的太阳形象本身是唯一的神,他创造了已知的世界上第一种一神教。一些研究者把阿顿信仰理解为一种含有朴素科学思想的自然主义,其理论的基础在于认识到太阳的能量是地球上所有生命的最终能源这一事实。

阿蒙霍特普四世为什么要推行如此剧烈的宗教改革,是研究者一直探究的课题。较为可信的是,法老希望通过贬低阿蒙神的地位来打击底比斯的阿蒙祭司阶层。这样一来,他的宗教改革实际是一场政治斗争。法老想要集中权力,以遏制自新王国建立以来权势日益强大的祭司集团与王室分庭抗礼的倾向。

阿蒙霍特普四世在其在位的第5年开始建造一座新首都,埃赫塔吞(意为阿吞的视线)。在同一年他正式把自己的名字改为埃赫那吞,作为他的新崇拜的证据。此后不久他就把埃及几乎所有的宗教活动都集中到埃赫塔吞,尽管城市本身似乎还未完工。埃赫那吞为阿吞在埃及各地建造了许多宏大的神庙,包括一座位于卡纳克的神庙,那里原本主要祭祀阿蒙。埃赫那吞也被广泛相信是著名的阿吞颂诗的作者。

在宗教改革的最初阶段阿蒙霍特普四世仅仅将阿吞描述为一个类似于阿蒙-拉的"最高神只",以使这种新信仰更接近于埃及的传统宗教形式。但是在统治的第9年他开始宣布阿吞不仅仅是最高的神,而是唯一的神。这使法老本人,成为人民与神交流的唯一中介,从而排除了在底比斯的阿蒙祭司。不仅如此,埃赫那吞下令破坏埃及全国的阿蒙神庙。在埃及其它神庙里所崇拜的众多神明也受到打击。

由于埃赫那吞的改革,这一时期的埃及艺术呈现出一种新的特点,常被称为阿马尔奈风格。其特点为取法自然,着重写实。